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作者:    2020-06-07 20:14:54   315 人阅读  771 条评论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Loewe跳出衫裤鞋袋框框 数码年代 发掘工艺新可能

工艺本身并非奢华品牌垄断的标籤。按Richard Sennett 的The Craftsman一书所言,工艺是一种手脑互动,介乎惯性与突破之间的活动,并不限于製作,而是一种做好件事的本能及精神。工艺是品牌常有的巿场策略工具,但近年手作兴起,走出传统整袋造衫製表的框框。如书中所言,写App做手术,都可以是工艺体现。工艺也成为社会企业责任的呈现方式,有的走保育路线,如Chanel买下各个工艺坊、Hermès走教育传承之道。这种跟奢侈品挂鈎的垂直思维没有好与不好,毕竟着重工艺是一件好事,但未免受制于品牌本身的基业,让工艺只留于衫裤鞋袋,看似只能与品牌产业画上等号。举办Loewe Craft Prize的Loewe Foundation,算是走出了上述框框,脱离了品牌基业的梏桎之余,亦带出工艺的其他面向。

Loewe Foundation于2016成立、现正作全球徵集的第三届Loewe Craft Prize(将于10月31日截止)走的,是横向路线。入选作品包揽各种素材及工艺,如Ashley YK Yeo镂空纸雕的Arbitrary Metrics II(2015),又或是Steffen Dam的玻璃标本New Medicine(2017),均呈现工艺类种的多样性,与品牌着名的皮革无关,反而发掘不为人知的可能性,及对得奖工匠带来实惠的奖金支持,以探索作为支援工艺的定位。

「Loewe有172年历史,当时由德国皮革工匠到西班牙马德里成立品牌,工艺为品牌的根本。其后基金会成立,有一个专为诗歌而设的奖项。2013年,Jonathan Anderson任品牌创意总监,认为基金会该成立与工艺相关的奖项。一来Jonathan本身喜爱不同工艺,二来品牌的根本源于工艺。艺术第一,设计第二,工艺第三,是大众眼中的既有价值观排行。成立这个工艺奖,正希望打破这个价值观。因为有举办诗歌奖颁奖礼的经验,我们便以工艺奖来推广工艺。自Jonathan上任后,品牌亦不时与各个工匠联乘,如John Allen、José Luis Bazán,也是另一种支持工艺的方式。」基金会现任主席及品牌第五代家族成员Sheila Loewe谈及工艺奖由来。

亲身到伦敦看颁奖礼暨作品展开幕礼时,心怀两个问题。一是在量产及数码製作当道的年头,推广工艺的意义何在,如何发展工艺的未来?二是在社交媒体以荧幕及图片盛行的年代,着重实体质感及製作过程的工艺,在社交媒体的渗透力。当大众透过电脑看到入围作品照片时,老实说感觉并不强烈,易将作品物化,看不到工艺为物料带来的深度。但当亲身到伦敦Design Museum看实物,则感觉不同。如意大利工匠Laurenz Stockner的作品Bowl Made of Copper(2012),在图片上看似简单,只是一个用上极薄铜片敲成的小碗。但当亲身近观,便会发现铜碗本身并不如照片呈现的工整圆拱,反而有种不规则的柔韧,一反金属予人的固有物料特质,触感与软胶相近。

如何善用手法与观众沟通

「工艺的出发点可划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以外形为本,另一种则是以物料为本。今届有不少『完美』作品,其分别在于目的。工艺最终只是工具及手法,如何善用手法与受众沟通,是工匠需要思考的重点。当中有上镜作品,亦有不。如得到荣誉嘉许的Simone Pheulpin,她的布料作品Croissance XL(2017)未必是上镜作,但真身有种不可多得的惊喜。工艺最重要的地方,不是上镜与否,亦非为与别不同而与别不同,而是因为其意义才与别不同。我们活在消费主义年代,亦活在精挑细选的年代。数码化生活让我们在社交媒体留下足迹。在与转变为主的年代,讲求恒久及追求卓越的工艺,成为另一个生活轨迹。工艺一直都在,但在高速变化的生活中,工艺成为我们寻找的真正出路,反思生活该传承什幺的指标。高速变化与工艺有一个共通点,就是独特性,只是当中的实践方式不同。」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建筑和设计专栏记者及评审团主席Anatxu Zabalbeascoa说。而对于社交媒体如何推广工艺,品牌创意总监Jonathan Anderson补充︰「社交媒体是一个让人开始接触工艺的工具,亦能让工艺得到更多曝光,亦可以透过不同媒体来展示工艺的製作背后。但切记,社交媒体只是工具及开端,所有工艺,都需要亲身接触互动,才能感受及理解当中的价值。」

数码媒体氾滥 工艺成唞气位

「工艺的重点在于投入。如果人能透过自我投入製作来得到快乐,那幺他该投入更多时间来令自己更快乐。另一方面,我认为每个人都会对世界如何建构而感到着迷,就好像我自己到世界各国,看到一座建筑物,会思考它在数千年前如何建成,如何将素材运到山上等。这种对製作的好奇心,是因为作为设计师的我,感到工艺的重要性。虽然我们走入了超人类或后人类的年代,但我们开始透过工艺来与人性及本质重新接轨。所有事都是因为『缺乏』而作出反应。在数码化及媒体氾滥的年代,工艺成为这个年代的唞气位,让人明白到慢慢来的重要性,让人与物能互相沟通。」Jonathan Anderson说。

工艺看似恒久不变,但因为数码化,工艺在应用上亦得到前所未有的解放。「我们活在一个数码与工艺交叠的关口,近年学习工艺的人数上升,和各大品牌对工艺的关注也是例证。Loewe Craft Prize与London Craft Week同期举行,能有效提高大众对工艺的关注。伦敦本身有不少工艺,如Savile Row西装製作、舞台剧道具、传统印刷等,有不少不为人知的工匠在默默运作。London Craft Week除了呈现当代工艺外,另一重意义是让人明白到一些古老传统工艺,仍能超越时代保留及运作至今。」世界手工艺协会主席Rosy Greenlees说。

当数码製作兴起,很多人放弃工艺转投数码怀抱。但当数码製作正式走入生活,并没有预期般能全面取代工艺。Rosy认为,人们重投工艺怀抱,一是因为在极端数码化下,人需要实物的质感,二是经济衰退时,需要更耐用的物品带来依靠,优质工艺成为了必然的需求,三是人希望能展现人性,所以製作者及巿场双方,均对个人化有更大需求。「工艺是最终极的个人化,或度身订做的实践手法。数码化在各个层面成为工艺的工具,由开始的二元极端,走向合二为一的未来。工艺透过数码化进化,让工艺能有更广泛的应用。例如善用新物料、製作工艺素材技术转移及工艺製作环保化等,让我们身处于工艺及数码技术交流的有趣时刻。另一方面,工艺亦能在个人化层面与量产结合,如在量产品加入工艺元素令产品更个人化,将两者之间的界线模糊化。最终谈的,是对物料的理解和应用。我想,这个是工匠在钻研工艺时,需要考量的地方。」

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