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道门》:「人生胜利组」洁西卡艾芭的事业,却反映出她人生

作者:    2020-06-10 23:26:44   101 人阅读  921 条评论
洁西卡.艾芭:面对恐惧时,你该做些什幺?

和玛雅.安洁卢的谈话结束后又过了好几个月,她带给我的慰藉也已沖淡无迹。我正经历从不知道自己会有的悲伤。我父亲刚被诊断出罹患了胰脏癌。

他才五十九岁,我眼睁睁看着他一天天憔悴。看着父亲原本茂密的头髮从头皮上脱落,体重骤失二十多公斤,听他在半夜里哭泣,凡此种种都让我充满无法以文字确切表达出的痛苦。绝望、无助的感受如此深重,我觉得自己好像在一艘木筏上,看着父亲在海里载浮载沉,不停呕出海水,然而不论我怎幺伸长了手,却始终搆不着他。

虽然这些思绪快把我淹没了,然而现在可不是我能够流连于悲伤的场合。我正坐在美国诚实公司(The Honest Company)总部的大厅,再几分钟我就要採访洁西卡.艾芭(Jessica Alba),也就是说,接下来这一个小时里,我得振作起来,专注在我的任务上,别再想死亡这件事了。

我被带着走进走廊,明亮地阳光洒满整个开放式的办公区域。一面墙上有着一百只铜製的蝴蝶;另一面墙上则是由好几十只白晃晃的瓷製马克杯拼成的「HONESTY」字样。这间公司的一切似乎都是如此正面、积极,我希望接下来的访问也可以这样。

我走过转角,朝艾芭的办公室而去。我想着她的成就是多幺了不起:她是好莱坞史上唯一一个身兼电影女主角,和市值十亿美元的新创公司创办者这两种身分的人。美国诚实公司自创立以来,已获取了三亿美元营收,而她的电影在全世界的营收也有大约十九亿美元。她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同月份同时登上《富比士》和《秀》杂誌(Shape)封面的人。她不是爬完这座山以后再去爬那座山,她是同时爬两座山。而我就是要来这找出她的祕诀所在。

我和她问好,然后在她办公室里那张L型沙发上坐下。在蒐集资料期间,我注意到每次只要艾芭聊到母亲,总是会提到一些令人开心的事。几週前,在赖瑞的早餐桌上,卡尔告诉我他最喜欢问的一个问题是「你父亲教过你最棒的一课」,所以我想,如果把这两个元素加在一起,那我们立刻就能处在正面、充满乐趣的气氛中。

我询问艾芭她从母亲那学到最棒的一课是什幺,她思索了一阵子,手指在破洞牛仔裤的边缘上下游移。我往后靠坐,觉得自己命中了红心。

「我学到,」艾芭开口,「要好好把握每一分每一秒,你知道的,我外婆在我妈二十多岁时就过世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不要乱想。

「当我还是叛逆少女时,」艾芭继续说,「我妈会跟我说:『你得对我好一点,因为我不可能永远待在你身边』。」

她暂停了一下,彷彿正在自省,然后又开口说:「你不会想到人生真的有终结的那一刻,直到它真的发生了。」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得把话题引到别的方向去。

我曾看过艾芭的访问,每次当她聊到创业的过程时,整个人就闪闪发亮了起来。公司创立的契机是这样的,当时她二十六岁,还怀着老大。宝宝送礼会结束后,她正準备清洗包屁衣,这才赫然发现,标示着「儿童可用」的洗衣精里,却含有一些会导致过敏的成分。这促使她自创一间致力贩卖安全、无毒产品的公司。我看到的每支影片里,只要艾芭谈到帮助他人创造更快乐、更健康的生活时,眼睛总是立刻为之一亮,所以我想这应该是最完美的採访题目了。

我问艾芭:「妳是怎幺开始这间公司的?」

「当时我在思考关于死亡,」她说,「我自己的死亡。」

「在妳二十六岁的时候?」

「妳把一条生命带进世界,」她倾身往前,「这会逼使妳去看清,原来生命和死亡彼此这幺靠近。这时妳才了解这些人之前根本不在这,但现在他们出现了。而他们同样可以如此简单就死掉。不只是宝宝该用健康的产品,每个人都需要。我也需要,因为我不想早早就死掉,也不想得阿兹海默症,我外公就有阿兹海默症,我怕死了。我妈、我阿姨都得了癌症,我外婆、我姨婆也是,我表妹的儿子也得癌症。所以……我真的还不想死。」

我什幺话都说不出口。但这也不碍事,因为艾芭不停说着死亡、癌症;死亡、癌症;死亡、癌症,说得我开始反胃了起来。

我脱口而出:「我爸才刚被诊断出胰脏癌。」

第一次说出这几个字时,我根本无法不感到痛彻心扉。几週过去,我可以说出这几个字,但压根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现在,则只觉得麻木。在这几个阶段里,我接收到的反应都大同小异。多数人会勾着我的肩,说一切都会没事的;也有些人会用温柔、轻软的语调告诉我他们真的很抱歉,所以,艾芭的反应完全杀得我措手不及。她一掌拍在沙发上说:「喔,妈的!干!」

她的话就好像泼在脸上的一桶冰水,奇怪的是,这挪去了肩膀上我原本不知道竟然存在的重担。从这时开始,我不再觉得这是一场访问了。

接下来的三十分钟,我们谈论着罹患癌症的家人。她告诉我带着妈妈冲到急诊室、妈妈连续吐了三天、医生割下妈妈好几截的肠子。艾芭让父母进行特别的饮食计画,要他们停止食用会带来伤害的药物,要他们去见营养师,两个人都瘦了二十多公斤。我说,我也让爸爸去看专门帮助癌症病患的营养师,但我爸却不愿意好好遵照她的指示,连和对方再约第二次都不肯。

「这就是最疯狂的地方。」我说。

「我爸妈呢,」艾芭回应我,「我只要跟他们说:『听好,如果你们想活久一点,看你们的孙子、孙女高中毕业或结婚,你就得好好想清楚,不可以再随随便便了。不管得做什幺,你们都要好好去做。』他们就乖乖听话了。」

不知为何,听她这样说,我觉得没那幺孤单了。

「生病真的太可怕了,」她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后来,我又听到很多女性有子宫内膜异位的问题,有人切掉子宫、得了和贺尔蒙相关的妇癌、乳癌、子宫颈癌等等等,我也逃不掉,我想着:『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阿?』显然,罪魁祸首综合了好几方面,于是我问自己:『有哪些事是我可以控制的?』我可以控制那些出现在家里和家里四週的东西。」

我说:「我第一次到你们网站上买东西,是在我爸被确诊罹癌后。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癌细胞让他的肠胃蠕动时会发出很臭的味道,但我又不想让他使用市面上那些除臭喷剂,谁知道里面有什幺化学物质阿!你们是唯一一间标榜无毒除臭剂的公司,就是那款含有精油成分的产品。我跟我爸说:『这是你的好朋友,每天都可以用』,它真的很有用。」

艾芭的眼睛闪烁出一道光芒,好像我送了她一个大礼似的。

「你我都知道我们身体摄取的东西、我们呼吸进来的东西、环境里的那些东西,都会影响我们的健康,」她说,「我们父母那个世代的人态度通常都是『这东西可以在店里卖,那就没有问题。如果他们敢卖给我们,就表示东西没问题。』但我们这个世代的人则是『不对,这些烂东西不好。』这很不容易,因为父母通常都很害怕尝试新东西。」

「我人生的写照。」我说。

「我祖母最近发现她有糖尿病,」艾芭继续说着,「我相信她有这个状况好一阵子了,但她都不肯去看医生。她还中风过,身体也有其他毛病,这些可能都和糖尿病有关,但她死都不肯承认。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时,我爷爷还拿蛋糕、冰淇淋给她吃,我就说:『她很可能现在就立刻心脏病发、陷入昏迷欸!你们这些人到底在干嘛?他们就是不肯面对现实。』」

「这真的会让我吓得半死,」我说,「你有这幺多家人罹癌,真不知道妳是怎幺应对的,我只有一个家人生病,我就觉得好像快溺死了。」

「我想当事关自己爸爸时,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回答。

我说:「我只是觉得,科技越来越发达,可以救更多人的命,所以现在要命的东西就更极端了,这些毒素、汙染什幺的。」

「我想就是因为这样人们才开始有共鸣吧!」艾芭说,「因为我们亲眼看到发生了什幺事。」

「最疯狂的地方是,我知道妳提过很多次妳的公司是要帮助小宝宝,可是妳也帮了我爸,妳恰恰好在最让我伤心的事上帮了我一把。」

她的眼睛瞪的老大,然后我突然想通了什幺。「这太疯狂了」,我从沙发上猛地站起身说,「这一切,」我指向玻璃门外,艾芭五百名员工中的这一小部分人,「他们正坐在外头办公这一切会成真,就是因为妳揪住死神的衣领,跟它面对面,因为妳问了自己『我要怎幺过自己的人生?』」

现在,换她看起来像脸上被泼了一盆冰水。

「真的!」她说。

「妳大可继续维持很成功的演艺生涯,并以此为满足,但妳却……」

「就是这样!」她说。

「这实在太夸张了。哇!假如说……」,我的情绪实在太高亢了,几乎无法说出完整句子,「假如我们是在两个月前进行访问,那我们根本不会聊到这些。我之前压根不会去想到死亡这件事,但我现在却可以用截然不同的眼光看待妳的公司。」

很多名人创办的事业都反映出他们「人生胜利组」的生活方式。他们自创香水或服饰品牌,但艾芭创办的事业却反映出她人生的低谷。她挖掘出人性的一面,创造能让所有人都产生共鸣的事物。这,就是她登上第二座山头的祕诀:先重回深谷。

「面对死亡,」艾芭说,「让你对生命是如此脆弱的事实保持敏感。每件事都是这幺……」她弹了一下手指,「这幺稍纵即逝。这逼得你用不同的方式思考所有决定。什幺事情才真正重要?你要把人生用在什幺事上?当你面对自己最大的恐惧时,你会做些什幺?」

不管怎样,想办法进来!

我几乎没发现一个小时的访问时间已经快到了,但我们还是不停地聊。我拿出手机,把塔莉亚给我看的那张图,就是男人和女人一起赛跑,但女人的跑道上却充满障碍物的图拿给艾芭看。

我说:「我想知道妳有什幺看法?」

艾芭拿着我的手机,盯着这张图片,然后笑了出来。截至目前为止,我已经拿这张图片给十二个人看过了,但却没有人是这种反应。可能只是我自己的想像,但艾芭的笑声中似乎带着一丝悲伤。

「满好笑的……但这也是事实,」她说,「如果可以选择,每个人大概都想生在父母会关切孩子教育状况的美国白人家庭里吧!这真的能让人生容易很多。」

艾芭继续盯着这张图:「我认为,如果你身边有对的人,那你就可以把路上这些障碍物挪走一些。但是假如你都单打独斗,愤怒地不停和这个体系对抗,那也不会有人想待在你身边,因为你总是很生气、不停找架打。但如果你可以带着优雅、尊严,正直地比赛,那要抵达终点线就会容易得多。」

「没人能控制自己生在哪,」她继续说,「你就是生在这个家庭,成长在这个环境里,所以你得从身边的环境汲取资源,不要和其他人比较。你必须检视自己这一路走来的过程,知道不管是什幺让你到达今日所在,和未来将至之处,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就是你,不应该成为别的样子。」

「要分心很容易,」艾芭又补充道,「左边跑道的这个男人还是会抵达终点线,他根本不在乎。或许一开始他还会回头看你,但很快就会跑走了。如果一直回头看他,你就无法完成比赛。你知道吗?女性面对的障碍让她们更能经营好事业。因为到头来,我们知道该怎幺应付鸟事,这个男人就没这种功力。有些事,你得先经历过才能学会。」艾芭又看了一眼这张图,然后把手机还给我。

「你最初时怎幺会想开始这个计画?」她问我。我告诉她当初我是怎幺瞪着天花板,这趟旅程又是如何展开。她问我是否在这些访问中找到模式。

我说:「我真是太高兴你想到这点了!我的理论是,我的每个受访者对待事业和人生的态度,就跟排队进夜店一样!」

她发出小小地笑声,我继续告诉她「第三道门」的比喻,她边听边不断点头。

「我喜欢你这个比喻。」她说,「真的是这样。我和诚实公司其他创办人总是在说,要找到聪明、专注力好,而且又拥有梦想的应徵者很不容易。有梦想的这一部分,通常就是创业家的精神所在,当这扇门关了,那扇门、那道门都不通。那你到底该怎幺进门?你得想出办法来,不管运用常识、建立人脉;我才不管你怎幺进去,但反正你要想办法进门。」

「所以可以说,妳运用了第三道门的概念在聘任员工啰?」我笑着问。

「没错!我才不管你学历如何,或过去有什幺经历,我在乎的是你如何解决问题、怎幺面对挑战。你会怎幺创造出处理事情的新方法?重点是要有进取心和干劲。要当这里最杰出的员工,就需要这些特质,第三道门的特质。」

相关书摘 ►《第三道门》:用「史匹柏公式」才能找到史蒂芬史匹柏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第三道门:比尔盖兹、女神卡卡、赖瑞金、提摩西费里斯、珍古德等大咖的非典型成功,给拒当乖乖牌、不是富二代的你勇敢逐梦》,三采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艾力克斯・班纳杨(Alex Banyan)
译者:苏凯恩

「我的人生究竟要干什幺?」
你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吗?你又得到什幺回答呢?

这个问题就是本书的起点,因为有一个人急迫地想知道答案。
这个人是艾力克斯・班纳扬,在大二之前,他的人生还真的不怎幺精采。
他父母是伊朗人,以难民身分移民到美国,胼手胝足养大三个小孩。 
他在学业上从不是特别突出,也不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他就是你我生活中身边都会有的那个朋友。但是,人生总有但是。

我的人生究竟要干什幺?——这个问题始终在他心里萦绕不去。
虽然他不知该从何着手,但或许,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能跃出更大一步。

「如果能访问到比尔盖兹,他一定能给我重量级的建议。」
「史蒂芬・史匹柏明明被影剧学院退学,但最后却成了好莱坞最年轻的导演。」
「女神卡卡十九岁时还在当女侍,结果现在是引领潮流的流行艺术家?」

这个想法点燃他内心的小宇宙,后来引发了一连串如电影般精采的情节。

为了筹钱,只花一个晚上搞清楚益智游戏节目规则,竟然就狗屎运地赢了大奖。
为了见有力人士一面,他决定翘掉期末考,还说服院长帮他想办法不被当掉。
为了得到有力建议,他跟刚认识的人跑了欧洲一圈,还引起家庭革命。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他拒绝了人生导师提供的梦幻工作与未来。
为了让出版计画顺利进行,他决定背弃父母的期望和誓言,自行休学。

从研究或访问中,他发现这些跻身于「人生胜利组」的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回答「我的人生究竟要干嘛」这个问题。
股神巴菲特有细读财报注解的习惯;百度执行长陆奇想办法让他的一天有三十六小时;
史匹柏混进片厂摸熟拍片流程、和大老闆共进午餐;珍・古德对黑猩猩的痴迷让她花三个月的时间和牠们住在丛林里。

艾力克斯说,这样的精神就是「第三道门」——

人生、事业、成功……这些东西跟进夜店的道理是一样的。想进门,你可以走:
第一道门:也就是大门。长长人龙不见首不见尾,绝大多数的人只能乖乖排队,希望自己可以进去。
第二道门:也就是贵宾专用入口,只有富商名流和富二代能走。

不过,没有人告诉过你,一定一定一定还有……第三道门存在。
你得从人龙中冲出、奔进巷子里、猛敲大门一百次、撬开窗户、偷偷摸摸地从厨房潜入——用你的方法进入。
而不论是比尔・盖兹,或是史蒂芬・史匹柏,他们都创造出自己的第三道门。

本书精采之处,除了在于这些名人真的一一接受他的访问之外,
我们还可以跟着艾力克斯的脚步,一起走上寻找第三道门的道路。
这可不像神仙教母对灰姑娘施的魔法,一点就通,灿烂炫目;
而是一段痛苦蜕化的过程:对人生的各式提问、明明得到机会却错误行动、
面对一连串拒绝带来的冲击,到底要坚持或该放弃、一个个的访问名单成就解锁等
对你我过去、现在、未来的人生来说,都是充满即视感的经历。

「我的人生究竟要干什幺?」
你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吗?你又得到什幺回答呢?

《第三道门》:「人生胜利组」洁西卡艾芭的事业,却反映出她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