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人生太好玩》:垂垂老矣的身躯挑战当徒步背包客,可能吗?

作者:    2020-06-10 23:26:40   448 人阅读  302 条评论
挑战当徒步背包客,可能吗?

我自知意志力甚强,而且有行动力,
只要脑袋里有什幺想法,富有挑战性的,
就会浪漫地大步踏出去,
不尝尽苦头,绝不罢休。

战后婴儿潮出生的我,年轻时错失了嬉皮年代提倡的潇洒不羁、简单随性,心中仍满怀憧憬,非常羡慕现在的大学年轻人,能背着背包,独自旅行。退休了,拖着渐渐老化的身躯,还能像年轻人那样自由自在地到处晃蕩吗?

「一位银髮老人,单独趴趴走,家人不会担心吗?」几次媒体採访中,记者常会这样追问。当然会担心,连我自己也一样担心。人生路不熟,除了自身安全,还得带糖尿病、高血脂的药;担心走路太多膝盖会痛,背包太重腰痠背痛,还带了止痛药。

你能我也能,挑战徒步旅行当背包客

我自知意志力甚强,而且有行动力,只要脑袋里有什幺想法,富有挑战性的,就会浪漫地大步踏出去,不尝尽苦头,绝不罢休。

首先,像年轻人一样,先上网搜索,规划路线。根据学生背包客网站(Student BackPacker),列出背包客旅行须知的十大要项:轻装,身上不带贵重物品,不能告诉父母,住青年旅馆背包客栈的床位,购买减价票,防小偷及自称是艺术家的人,防买到假酒,带营养棒(Nutrition Bar)充饥,徒步或坐公车,以及上酒吧时防被邻座盗卡豪饮。

对退休的人来说,背包客须知要项,需要防骗防盗,处处陷阱,风险甚高。我却愈读愈兴奋,这不正是我想体验的吗?

立刻做出决定,找一个俊男美女最多、阳光和煦温暖的沙滩,把全部家当都放在背包里,住青年旅馆的床位,以大学年轻人的消费预算(住宿四十美元及三餐二十美元),单独从西雅图坐上火车,从美国太平洋海岸最西北的城市往最西南的城市圣地牙哥出发。

西雅图往圣地牙哥约四十小时车程,一路风景如画;而且火车上的旅人,大多是退休一族,携亲引伴,又因为年龄相仿,都像我一样亲切健谈,听到许多让人感动及感慨的生命故事,倍觉温暖。为了体验学生旅行,我没有购买卧票,睡了一晚躺椅,蜷缩在座椅上,窗外酷月皎洁,昏昏沉沉中,的确像是身无分文的大学生。心中暗暗欢喜,退休老人如我,还能与大伙在一起,共过一个晚上。

火车误点,抵达圣地牙哥已是凌晨一点。预先在网站上订了铁路旁四十五美元的旅馆,先前有查好路线,出了火车站,先右转再左转,步行七分钟,就可以看到旅馆。圣地牙哥老城火车站是个小站,下了火车,站在月台上东张西望,夜里只有三、五人下车,一瞬间全散了,空无一人。先往右看找右转的人行道,只看见无数条的高速公路,高低纵横,重叠交错,天空一片漆黑,哪里有先往右转的人行道?

紧张冒汗,只见停车场还有汽车灯光,匆忙快步驱前,紧抓着搬行李正要上车离开的年轻人,请他帮忙找路。可幸这位年轻人非常有爱心,看到落单的背包客,轻装简(无)从,不分东西,慌慌张张地找一家正常人都不敢住的旅馆。只见他用心地拿起手机,用不同的App行动应用软体,手指东滑西滑,指向右面高速公路边旁的一个路口,正闪亮着警示黄灯,说往那个人行道路口右转。

进了旅馆房间,赶紧上网查看电邮,看到女儿留话说:「爸爸,夜里三点前,如果没有收到你回报平安,我就报警了。」

沿着海岸线前进

这次背包客徒步两天计画,有两大主轴:第一天是太平洋海岸线及沙滩,第二天是城市的景点及圣地牙哥海湾。依据Google Map的徒步路线图,可以从老城区开始,经过密逊湾(Mission Bay),然后往北走到圣地牙哥最富盛名的观光景点拉霍亚(La Jolla Cove),全程十六公里,然后沿着太平洋弯弯曲曲的海岸线,往南走十二公里,经过无数断崖及小沙滩,观赏太平洋海景与海滩风光,到达密逊湾的密逊沙滩,就有青年旅馆可以住宿。以我快走每小时约五公里的速度,早出晚宿,应该不会有什幺差错,必定能在黄昏时找到住宿地点。

清早起来,兴致勃勃到旅馆柜檯,拿出準备徒步的路线询问,谁知柜檯人员毫不客气地说:你找死啊?过密逊湾那条数公里的高架桥,车速一百公里,不能徒步。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再次仔细看看与女儿凌晨来往的E-mail,她昨晚真的担心可能再也看不到我这个爸爸了。我还要坚持背着背包、冒着生命危险,一步一步地走完这两天的路程吗?或是就打道回府,向家人报个平安,皆大欢喜?况且渐渐老化的身体,再也不年轻了。

拿起iPad,搜索别的出路。圣地牙哥公车非常方便,四通八达,想想何不坐公车到拉霍亚的北面,然后往南沿着海岸线徒步到密逊沙滩。我兴奋地整装待发,搭上公车到达拉霍亚,在便利商店买了午餐的三明治,水瓶装满了一公升的水,大步迈进,沿着海岸线前进。

拉霍亚的断崖、沙滩、海洋的美不在话下,沿着Google Map的徒步路线走,根本看不到太平洋,因为有海景的地点都盖了豪华海景别墅。为了接近沙滩及海岸,必须穿梭于别墅与别墅间的车道,弯弯曲曲、上坡下坡,路程加倍,还要停下来观看风景,一小时只能走三公里。

坐在太平洋边的岩石上,用完午餐,行程明显落后,需要加快脚步才能赶上在黄昏前找到留宿的背包客栈。我开始心跳加速,汗流浃背,感觉血糖下降,体力衰退,马上吃起了营养棒,这时才了解年轻人会一边运动,一边口咬营养棒,原来是为了补充体力。

背着七公斤的背包(最重的是书、iPad和水),虽然赶路时很吃力,我并没有忘记医学常识的提醒,要多喝水,因为老人家血液浓度较浓,尤其糖尿病患者,如果血中水分减少,血液浓度增加,很容易中风。

路上补充水分是对的,经过四个多小时,已经老化的膀胱,不时被加上些许重量,隐隐不安地告诉我说:需要解放了吧?我环顾四周,除了门禁森严的豪华海景别墅,就是悬崖海岸,求助无门。远看海湾对岸就是太平洋海滩,一定有大众浴室,可是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心中忐忑不安,肌肉紧绷,膀胱的随意肌更是无法自主收缩,随时会溃堤。正想按下豪宅门铃的瞬间,看到有一块海景空地,正在建豪宅,路边正好有个工人用的临时厕所没有上锁,我赶紧将门拉开,告诉膀胱说:「Show time !」

踏出临时厕所的门,正好碰上了一位社区的贵妇,牵着贵宾狗在散步,她礼貌地问:「这栋新建的豪宅是您的吗?我们将来是邻居啊。」我脸上的肌肉,就像完全鬆弛的膀胱,微微地、轻鬆地一笑。

青年旅馆初体验《第三人生太好玩》:垂垂老矣的身躯挑战当徒步背包客,可能吗?

太平洋及密逊的沙滩,延绵数公里,白沙、暖阳,吸引无数俊男美女来此追逐玩耍,漫长的海岸,更是冲浪者的胜地。照着Google Map找到沙滩边缘的青年旅馆,向正在柜檯低头滑手机的暑期工读生探问:有空床位吗?她顿时抬头、错愕地不知所措,哪里来了一位落单的银髮背包客,走进青年旅馆,没有上网订位,还来要床位?

她再次上下打量着我,看我如此坚决,不像是找错地方,体贴地说:「我们有一间男生大房,有五张上下铺的单人床位,可以住十个人,我替你找个比较安静的下铺床位。」接着用平常对大学生背包客说话的速度,解释住宿规定。

由于她说话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我只听到床位一晚三十九美元,含早晚餐,冲浪板免费借用。

她边解说边走到柜檯旁的厨房说:「我要準备晚餐了,不然那些大学生冲浪回来会叫饿。」

我问说早晚餐吃什幺,她回头说:晚餐是罐头番茄酱义大利麵,早餐是一个水煮蛋及果酱花生酱吐司。又加上一句说:如果夜里有紧急事件找不到我,可以报警。

走进房间,五张上下床铺沿着墙壁ㄇ字型排开,两个小窗,透进了夕阳金黄暖暖的光芒,从房顶吱吱作响的吊扇扇叶间,透射在一个个床位上,每个床位都是衣物凌乱;房中央的地面上,皮箱、鞋子、内衣裤、毛巾、啤酒空罐、零食,看得我眼花撩乱,真是大开眼界,背包客的日子,原来是这样的。

放下背包在指定的床位上,床单被套,洁白清净,可以安睡。走到大厅,準备用餐,果然看到将近十位的大学生,刚从海边冲浪回来,正狼吞虎嚥吃着罐头番茄酱义大利麵。

这一天走了八小时的路,我也跟大伙一样,就这幺吃将起来。

午夜前回到房间,大学生们都回来了,地上多了些烈酒酒瓶,他们果然会买酒回来喝,不知道会不会是假酒?有一位在洗澡,大家共用一间浴室,有几位正换上光鲜的衣服,準备外出。打完招呼后知道,其中四位是从苏格兰来的,大学刚毕业,两位是美国大一的学生,全都有点半醉,他们要结伴上酒吧。只有一位苏格兰来的学生大热天还蒙着头在睡觉,好像病得挺重的。

他们一走就安静了,我也疲倦地熟睡了。不知是夜里几点,一位喝醉了的学生先回来,对着似乎仍在床上发高烧的学生大吼大叫,还把地上的衣物死命地踢到他床上。我开始担心被硬物或酒瓶打伤,想起柜檯的工读生说,遇到紧急事件可以报警。正在犹豫到底该如何处置,其他喝醉的大学生也回来了,他们把这位大发脾气的学生拖出去后,全室又恢复了平静。

清晨了,真没想到我能睡到自然醒,环顾四周,年轻人睡得东倒西歪,有一位睡在地上,脚在床上,有一位睡在床上,脚在地下。幻觉中,真像是我的浪漫基因,遗传给这些不乖的儿孙们,又气又疼。

跳出日常生活舒适空间,冒险挑战自己

第二天的行程是回到城里,圣地牙哥徒步一日游。从青年旅馆回去,会经过不能徒步的高架桥,而且景点路途遥远得搭公车。减去搭车及休息时间,全天徒步约八小时,行经圣地牙哥动物园、巴波亚公园(Balboa Park)、瓦斯灯街(Gaslamp Quarter)、海港村(Seaport Village),还沿着圣地牙哥海湾走了数公里海湾大道。徒步旅行,的确可以就近观赏经过地方的细节,感受到人文与景观的氛围。

两天背包客徒步圆满结束,隔天清晨坐上火车,应该不会有出轨的风险。阿公做到了,想要庆功,最后的晚餐却吃掉大学生背包客两天的预算。

火车中途停站,在月台上休息,一位老太太指着她的小腿给我看,她的双脚肿得像大象,医生说不应该久坐旅行,否则将会很快失去双腿。她却推着扶手轮椅,用她还能挪动的大象腿,一个人坐上火车趴趴走。

六年多前,我还能上四千公尺高山、下二十公尺海底(有潜水执照),现在心血管堵塞,不能上高山,瘦了,看到水就畏寒,不敢下水。

一向好酒也品酒,不管是发酵如啤酒、红酒,或是蒸馏如威士忌(用杂粮二蒸)、白兰地(用葡萄五蒸,香水是用葡萄七蒸),餐前气泡酒或饭后巧克力薄荷甜酒,美食必配对美酒,好友相聚,必豪饮闹酒。

一年前,两次豪饮后,突然肝脏罢工了,不能将酒精分解为醋,稍沾点酒,酒精留在血液中到处流窜,身体非常不舒服。英文称为Alcohol Intolerance,身体不能忍受酒精,肝脏里的一种酵素ALDH2用完了,从此,滴酒不能沾。

这次出来,有世界顶尖的海底生态潜水区,无法下去;有阳光普照蔚蓝的海水,不敢下水(年轻时曾在海边从此岸游到彼岸)。绵延一百多公里的细白沙滩上,有无数的比基尼性感美女,也不能碰,只剩下一张嘴,可以问路;更幸运地,还剩下一双可以徒步、能背背包的腿。

岁月不饶人,这次背包客徒步之旅,全凭意志力,才敢冒险挑战自己。已经退休的大人,何不跳出日常生活的舒适空间,跟我一样,大步地踏出去。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第三人生太好玩:蛋黄退休追梦控》,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黄世岱

面对第三人生这份大礼,
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下一个方向和学习的热情。

六十五岁前,黄世岱的身分是资讯公司副总;退休后的他不但化身「小丑蛋黄」到全台养老院义演;更善用「三三三」时间分配法——照顾身体、挑战学习、做志工回馈社会——全力追梦、筑梦、圆梦、选择学习新事物,举凡萨克斯风、爵士钢琴、电影剧本,他都学过;挑战了骑马、潜水、冲浪、徒步当背包客旅行、驾驶帆船等年轻时因工作而无缘一试的梦想;不但替女儿照顾初生婴儿当「奶公」;更牵起伴侣的手,一起去自助旅行、自驾车旅行、露营车旅行,再度感觉到「男欢女爱」的激情。

对黄世岱而言,退休后的十年,经济无虞,体能自理,心智自由,最能随心所欲,是一辈子最美好的黄金十年,正好用来重塑人生,揉搓出最美好的一段。他说:「只要你愿意去做,退休之后,无限可能。」

本书特色

    为退休生活写下新定义:好不容易从工作中解脱,面对人生下半场,你最想做什幺?曾任软体工程师、资讯公司副总的黄世岱,用自己的例子告诉你如何展开「让自己开心,也让别人开心」的人生下半场。退休后活得更带劲,创造属于自己的乐龄生活:谁都无法逃避老化,黄世岱认为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更该无所畏惧去完成深藏在内心的渴望,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喜欢就去行动,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趁着还有体力时尽可能增广见闻,太阳底下的每一天都会有新鲜事发生。善用「三三三」时间分配法,乐活退休不是梦:黄世岱认为,退休后的时间应均分为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把身体照顾好,三分之一去学新东西,三分之一去做志工回馈社会。自助之余,还能为别人带来喜悦与助益,让下半场人生闪闪发光。
《第三人生太好玩》:垂垂老矣的身躯挑战当徒步背包客,可能吗?

场次一

时间:04月13日(六)15:00-16:30地点:金石堂汀州店(台北市汀州路三段184号B1)活动网址请点此参考

场次二

时间:04月30日(二)14:00-16:00地点:洪建全教育基金会敏隆讲堂(台北市罗斯福路二段9号12)与谈人:黄世岱╳廖玉蕙╳李正雄:如何把握第二个黄金十年活动网址请点此、报名网址请点此